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月球漫步的熊

到了月球发现还是身在江湖~~

 
 
 
 
 
 

福建 福州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熊,凶猛动物,体态笨重,动作灵活,外表憨厚,内心狡诈......
 
近期心愿发一笔横财,办一家书店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日志评论
评论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我要留言
 
 
 
留言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
中国说话文学之诞生

2017-9-19 19:21:39 阅读1 评论0 192017/09 Sept19

高桥 埝,1988年初版,2010年修正

商务印书馆出版一套世说中国系列,本书也是其中之一,大多数是翻译了日本学者的论著。本书论述了中国式小说的来源,小说本是口语化的作品,也就是作者提出的说话文学的概念。当古代文人落魄,自祭司职位降为赤贫者,或以教书匠卫生,文字才流传给最底下的阶层。对于任何阶层都喜欢听故事的人,虚拟就成为重要的事情。小说的由来不过是文人将口口相传的故事固定化,到一定阶段后,是发现编造虚拟关系可以获利的人来创造一些故事,从而使得城市传说被不断编制出来,顶替已经流传一段时间的旧故事,新浪逐旧浪。

这本书将中国的说话文学理出一个脉络,值得一读。

作者  | 2017-9-19 19:21:39 | 阅读(1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Genome:the autobiography of a species in 23 chapter

2017-9-11 23:53:44 阅读8 评论0 112017/09 Sept11

Matt Ridley, 1999

1999年,那年我的世界悄然变化,实际上变化是永恒的,日常存在的,也是潜意识选择的,而每个当事人是无法感知的。而那年MR写了这本书,在本科毕业前听说过基因组计划,但是当时的信息流通实在是史前时代,只能靠有政治能力出国看看的人带回来的只言片语,很像一群在冰层下游泳的海狮,有几个可以靠着运气把头冒出冰海层面看看,然后把外面的世界的样子描述给大家。也许,这是美国梦的来源吧。

说远了

本书诡异的地方是在尤瓦尔之后重新阅读此书,有更为宏大的认识,对于人类而言。从火山和潮汐产生的氨基酸到RNA,再到DNA,生物演进的路线被挖掘的如此清晰,而又如此漏洞百出——在专业人士眼里,我们看到了太多的无知和不确定,在多因素和network作用机制下,单个基因显得如此单薄,同时有如此强悍,每个学者在宿命论和多因素决定论之间摇摆,也许顶级学者除外,哈。在我眼里,这些精妙的基因、变异、产物都有太多的不可知性,或者在有生之年没有完全揭开谜底的时候,而应用型医师也不可能去把这些问题一一解答,但我们知道一点点技术途径。阅读本书让我用尽了我所知道的知识和技术的极限,有些事我从人文的角度看,有些从技术的角度看,除了哀叹MR的知识宽度,我看到了所谓大历史的影子,但是又纠结于作者开始的话,如果生物是从无序的环境吸收负熵值,早晚会有一天又会回归于混沌,回归choas。。。

虽然是10多年前的书,MR很好的阐述例分子遗传学的历史,虽然很努力的想把基因与社会行为联系在一起,但他又很狡猾的从这个陷阱中滑出去了。无论如何,一本这样多角度可读

作者  | 2017-9-11 23:53:44 | 阅读(8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Icon 黑色宣言

2017-8-5 16:19:25 阅读28 评论0 52017/08 Aug5

弗·福赛斯 (Frederick Forsyth),1996

FF是在预测,而不是臆想,不是写小说。FF设计了1999年极右翼政党在俄罗斯冲击总统权力的某种仿AH场景,冷战结束时被埃姆斯激怒的蒙克在假设的复线,CIA高级官员与KGB审讯上校之间的最终决斗,使得秘密委员会的冷血操作有了人性这一复杂因素的影响。FF写作时也许有真正意义的恐惧,对上世纪30年代的深深恐惧,虽然之后在90年代的亚平宁半岛、非洲均出现了种族清洗的事件,但是和平是暴力最大的软化剂,在和平中, 9.11和伦敦7.7都说明了不对称战争的恐怖和MI-6、CIA的钝化。假象中,可能存在的长老会在1945年一瓶啤酒带来的效应中,展开了对黑色宣言的反击。

人,是生活在现实中的,FF在说,在大规模失业和巨型通货膨胀的情境下,AF那套东西就会沉渣泛起,就会夺取一个地区的领导权,就会带来仇恨教育的恶果,就会有以民族为单位的大屠杀。所以我目前都不提民族,只提人种,从现有证据看,我们都是30万年前从东非大裂谷走出来的智人的后代,都有血缘关系,或近或远。空间论和优等民族论都是无知的结果,在DNA和星际移民的年代,人类要学会作为整体抱团生存,聪明才智要集中在材料制备和可持续发展上,积极为星际探索和移民做准备,而不是靠屠杀亲戚来获得有限的生存空间和时间,这是大历史的提示。

作者  | 2017-8-5 16:19:25 | 阅读(28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Historia Ierosolimitana

2017-7-31 19:57:14 阅读22 评论0 312017/07 July31

Albert,12世纪。奇怪,wiki上用的是Historia Hierosolymitana。主要讲述的是第一次十字军东征。战争是俗世人等最喜欢谈论的话题,也许就是因为这些人内心阴暗面里隐藏的对阶层跨越的想法,这些跨越是以剥夺其他人的生命为代价的。在Albert的记载中,仓促的朝圣队伍逐步形成,从一开始就带有掠夺的特性,从基督徒的领地到东罗马帝国的领地,喧闹、暴虐、反复无常、缺乏自治。但基于领袖群中某些人的个人魅力和精英团队的战力,再加上某些运气,戈德弗里和兄弟鲍德温在跋涉之后分开,前者经过8个月的安条克围城战,终于拿下这个重镇,之后攻下例耶路撒冷,成立了王国。一年后戈德弗里病逝,传位给鲍德温,他又征战10余年后,鲍德温年年都在征战,最后病逝在埃及边境Farama。他指定例伯克的鲍德温作为国王。本书戛然而止。

作者据说是一个修士,生活在亚琛,记录了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一些片段,在西欧民族迁徙中,他们似乎有了原始的扩张需求,以宗教和圣地的名义去拓边,并不在某个名义领袖的指导下开创新边疆,这种好战的特性在4个世纪后显示出更大的魅力。但基于人性和神性的交相辉映,邪恶和高尚同时存在于这些有名的人身上,那些没有名气甚至没有名字的人,做了连续战争的背景。但是这样解读太功利化了,人生就是如此啊,人生绝非生而平等,每个人都在利益最大化的心理作用下做出一个个抉择,并将抉择执行到底。而本来籍籍无名的作者,把听到的耳口相传的资料记录下来,有时候记录比政治正确性更重要,虽然作者也有一定的倾向性,但是作为动荡年代混乱军事行为的记录,作者更为忠实的把一些不清晰的混沌记录下来,这种作为分析资料

作者  | 2017-7-31 19:57:14 | 阅读(22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Au revoir la haut

2017-7-13 21:45:27 阅读33 评论0 132017/07 July13

Au revoir la haut

Pierre Lemaitre

一直不了解现代法国文学的舒适度,奈保尔也好,PL也好,我搞不清楚他们在写什么,比德里罗更让人读不懂。在这本龚古尔大奖获得者的小说中,我觉得我只看到了一个古老的新词——这些词曾经控制天下,然而在新科学和古典自由主义的冲击下被政治正确性压倒dark side——原罪,只有这个词可以证明这本书的主旨。第一次世界大战没有被妖魔化,而是新崛起的知识阶层基于本身的解读,而没有放在所谓威廉·麦克尼尔的显微镜下的世界,因此,部落主义被遗忘,人们想当然的认为金雀花时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传说,而没有深刻理解我们从历史中走来,而不是从穿越到某个时代。写这些不是对PL的批判,而是对PL的解读,理解了背景,就理解了书里所有人的所有罪过,读客们也许可以自己选择一个合适的角度来做一场弥撒,不用披着神父的教袍,我们可以选择性是说:我原谅你。。。。。。

可是你知道,当事人真的可以原谅么?不是每个当事人都理解big history这一概念,情绪化一直是理性的天敌。我们用前半生来试图以理性控制情绪,后半生试图对抗抑郁,这是某种科学教派分支的理解——也可能就我这样想,哈哈——而情绪是命运变化的危险因子,但情绪化又是和悲催的生长环境相结合的。1793年不是任何时代都可以产生的,暴民世代有暴民时代的特征。在马亚尔和爱德华生活挣扎的时代,我不认为道德,或者一定水平的道德水准是广泛存在的,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视野,每个视野都看到很多敌人,一部分欲望,以及不得不躲在表层下方的邪恶。邪恶这种品质不能完全清除,因为蛮族永远击败文明一族,靠得就是邪恶、野蛮这些东西。罗马文明是这样,天朝文化也是这样。。。

作者  | 2017-7-13 21:45:27 | 阅读(33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The History of England VI

2017-7-6 0:03:58 阅读24 评论0 62017/07 July6

David Hume

本卷是从克伦威尔的共和国写起,蒙克帮助查理二世复辟,然后詹姆斯二世愚蠢的自毁前程,被奥兰治亲王夺权为止。安妮女王之后是托马斯·麦考莱的事情了。我只能说看了汤因比的时候不知道有DH,反过来看DH的时候,理解了2点:1 英国人的历史观是基于独立——虽不是完全游离于党派之外,但已经是尽可能独立的——且批判性的观点来阐述很多事情,不唯上,不媒言;2 英国文化首先是有独立的人,之后才有了独立的文化特色,这个跟东亚跪族社会是完全不同的。当希腊人与波斯人作战的时候,这些问题就固定下来了,这句话说的好武断啊,哈哈哈

就查理一世的悲剧和查理二世的顺利夺权,王权和国会之间就一直处于水火不容的地步,克伦威尔更像一个独裁者,一个篡位的人,但是其体制并无变化,随着克伦威尔的儿子放弃了权力,查理二世和詹姆斯二世就回到了温莎庄园。查理二世略强,国会略弱,后者不像在查理一世那时那么强悍无理,所谓的自由、权利要逐步获得,因为现在的体制并不是一夜之间选择的,而是文明的自动选择,本土领导人无法摆脱本土文化的熏制。当詹姆斯二世试图回到血腥玛丽时代,光荣革命以最少的流血方式结束了对宗教的讨论,或争议。

自查理一世以来,DH更多的是试图描述一种君主立宪制是如何形成的,英国的国会与绝对王权的血腥争夺,其实某种程度上是另一个话题,就是原始契约是否是恒久的?在每个人都想以最小的代价把利益最大化的时候,总会出现流血,即便如卡米尔、丹东或者罗伯斯比尔,他们攫取权力,行使杀戮,但其实他们被另一种不可言传的实力操控,宛如上帝之手。

读完这6册,我自认为学习了

作者  | 2017-7-6 0:03:58 | 阅读(24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哲学的安慰

2017-7-2 22:06:41 阅读22 评论2 22017/07 July2

The Consolation of Philosophy

Anicius Manlius Severinus Boethius,公元5世纪左右

当作者被指控犯下叛国罪,他在狱中写下此书,书中探讨的是如何自我说服服从变幻无常的命运。命运这东东,又和永恒的上帝和无际的世界相关联,与根本的善和无从掩饰的恶相关联,与人类发现的自由意志有关。呃,当读到五世纪讨论这些概念的书时,还是很令人惊讶的。仅次于读到柏拉图的论政治和恺撒的内战记。

很多忠于上帝的反复论证抛开不谈,在本书中AMSB讨论了几个我特别在乎的理念,运气/命运就是其中之一。记得初中年纪特别着迷对运气的思索,一滴水被蒸发到空中,下雨回到地面,经河流到水库,净化后到了自来水管,一滴水被学妹拿去洗脸,另一滴被学弟冲洗球鞋,然后再一次开始循环。又或者大兴安岭的木材,收集好,运下来,到了加工厂,笔直的部分被整去做脚手架,而枝丫去做了一次性筷子;也许留在地表的根却被美工师傅看到,去挖去做了木雕,刷了漆,存留了更多时间。运气,是必然性和偶然性的困局,是最令人苦恼的问题。很多人迷信简单因果,以为种因即可得果,在社会多因素情境下很难在较为重大的问题上出现快意恩仇的场景。虽然现代研究表明分子层面的循环利用是自然的本质,也许我的体内有曾组成屈原或辛弃疾肉身的N分子或C分子,但是我们却无法克隆他们的坏运气或好运气。在宏大的背景下,必然性显得不那么明显,偶然性倒是咄咄逼人。人类的可怜的思维——如果有一点点理性的话——很容易在运气面前崩溃,自暴自弃,放弃所有可以确定的关系。

在AMSB的书中,虽然

作者  | 2017-7-2 22:06:41 | 阅读(22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
焦点头图

 
 
聚焦图片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摄影收藏

 
 
数据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天气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