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月球漫步的熊

到了月球发现还是身在江湖~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Scattershot  

2012-09-27 23:44:50|  分类: 肥熊评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Bill Pronzini,1982

我一向讨厌本格派,因为我不够聪明。我喜欢作家把故事的空间盛满,别让我去推理,每次我推理的时候,就产生一堆旁路理论,这也许是做医师的职业病:再大牌的专家把某个案子定下调子,我还是会去思考其他罕见或极为罕见的模式,试图提出新的理论。也许我收到的教育和训练就是这样吧。

因此,当Bill得意洋洋的告诉我这一连3个案子是如何使得主人公陷入麻烦,但又如何使得主人公瞬间揭开谜底的时候,我总是觉得很不舒服。本格的问题就在这里,难免有点让读者感觉作者在炫耀自己的智力,但不知道这个智力是不是用对了地方,同时有些读者对于作者隐含的傲慢觉得很不舒服。因此我更喜欢杰弗里·迪佛的故事系列,把故事讲完整比设计某种密室案件更有趣,因为密室案件具有独特性的同时,往往具有不可重复性,不想随机案件那么有趣,同时也展示不出涉案人几个方面的人性的波动。

比如Bill得意洋洋的网球教练案,假如他没有扔掉铜片,假如他足够镇定,充分隐藏了证据,假如他确定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天衣无缝而离开,那么这个案子具有不可破解的可能。要知道,很多案子破不了,就在于初始36小时没有利用好。要知道,警察和医师一样,要建立某种理论,就要排除N多可能。要么怎么FBI将讯问变得程式化,变得更为理性和规矩呢?

无趣的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